故事:去山村教书,那天室外流动时一女孩凑我耳边“救救我们”(上)

“吱呀。”画面里传来一阵开门声,紧接着走进来一群人,田小趣在前面画面没见过的人。

“虎哥,”一人对着为首的大汉说到,“这两人就是昔时坏我们事的人。”

“把他们弄醒。”虎哥发话,说完走到一旁坐下。

“醒醒!喂!”一男子走过去踢两脚甜甜,又踢两脚金禾彦,“睡得还挺香!”

“甜甜,”金禾彦醒来四下望了望,大概有十几个男子在屋里,屋外的情形还不知怎样,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“呵!小子,昔时你坏了我们的事,”那男子又踢一脚金禾彦,然后将甜甜一把提起来,“我们准备那么久就被你俩给整了,说说吧,这笔账怎么还?”

去山村教书,那天室外流动时一女孩凑我耳边“救救我们”。原来是之前的那件事,他们来抨击的。

“你铺开她!”

“铺开?”虎哥也走了过来,“我看这妞长得也不错,也能卖不少钱……”

“忘八!你铺开她!”金禾彦吼得青筋都爆了起来,手脚都被绑住的他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倒在地上,“钱,你们不就是为了钱吗,我给你……”

虎哥听到这里将甜甜丢到地上,蹲下身提起金禾彦的衣领,“你有若干钱?”

“你要若干?”

“两百万,现金。”

“行,我来筹,我筹,但我需要时间。”

“行,”虎哥拍拍手站起来,“给你两天,两天之后钱没到,我就把这娘们卖了。”

画面到这里停了,墙面上泛起四个字,“我一直在。”

看到这里田小趣不由紧张起来,她不知道后面会看到什么,但直觉告诉她,没那么简朴。

那四个字一直在墙面上停留了一分多钟画面才最先继续。已经是两天后了,金禾彦筹到了钱,也交给了虎哥,但他们基本没计划放过他俩。

“玩过飞镖没有,”虎哥用枪指指眼前的靶子,靶子是个转动的圆盘,共分为四个区,划分写着“腿”“手”“头”“心脏”几个字,“这是我新发明的,你们来投,投哪儿我枪就打哪儿,听好了,只能一个人投,另一人受罚,以是,你俩自行选择。我给你们四次机遇,四枪后若是没死,那就算你们命大。”

“她投,”金禾彦争先启齿,“我来受罚。”

“不,不,”甜甜直摇头,眼泪失了控般疯狂掉落,“我不投,疯子,你们都是疯子!我不投!”

“砰!”虎哥放一声空枪,将枪指向甜甜。

“呸!”甜甜一口唾沫吐到他脸上,“你开枪吧!开啊!”

“呵呵,哈哈哈,”虎哥突然笑起来,边笑边用枪擦掉脸上的唾沫,“游戏还没最先,怎么能死呢,你来投。”

,

sunbet

www.0-577.com欢迎您的加入。

Allbet Gamin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阳光在线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云博:故事:去山村教书,那天室外流动时一女孩凑我耳边“救救我们”(下)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绥化市地图:高速增长下的游戏产业 消费投诉顽疾仍未改变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